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三五中文网 > 都市现言 > 太子有喜 > 第74章 唐门断袖

太子有喜 第74章 唐门断袖

作者:风流二少 分类:都市现言 更新时间:2020-02-14 16:53:56 来源:八一中文

一则,师徒二人乘的不过是一叶小舟,又不是什么锦绣大船,居然还有水匪打主意,岂不是脑子不灵光么?

二则,小舟无桨自行,不是有妖就是武功高,但凡脑子好使的,能主动往上撞吗?

“桂棹兰桨,明月流光,渺渺余怀,美人一方……哦咳咳!”

水里冒出几颗湿漉漉、直打冷战的脑袋时,一艘橹船从斜后方蹿了过来,一位手拿折扇、“风”度翩翩的胖公子稳立船头,故作潇洒地摇扇吟诗,不料却被一阵冷风吹呛。

明月?洛麟羽抬头望望白亮亮的天,“现在是晚上?”

又看看玄华,看看自己的小身板儿:“美人是指师父你么?”

玄华淡笑,收起真气,小舟猛然停下,一名正拼命追赶的水匪一头撞在船尖儿上,“嗷”地一声惨叫,痛得身体弯起往下萎顿。

好在身后有水匪赶来将他拦腰抱住,才没呛进江水,但捂脸的手拿开时,额头流出的血,已糊了个满脸,鼻子也撞断了,歪在一边,鲜红直冒。

“我滴个天咧,”洛麟羽看着他的惨样啧啧道,“这玩意儿咋想的?干嘛跟我们家船过不去?”

“把、把船上的东西留、留下来。”一个冻得嘴唇发紫、说话都直打哆嗦的水匪摇着脑袋道。

“啧啧,瞧把你抖的!天儿这么冷,就别出来活动啦,收拾收拾干净,回家洗巴洗巴过年吧啊,”洛麟羽同情地望着他,“人不能太敬业。”

“就是、就是没钱过年,才、才出来打、打、打劫的!”水匪香肠似的厚嘴唇不停抖颤,“把、把你们的……”

探了探头,才发现船上只有一个背篓和几个鼓鼓囊囊的布袋,“把银子和值钱的东西都、都留下来,我们就就就就放你们走!”

“师父,”洛麟羽嘻笑,“他叫你舅舅呢!”

水匪急眼,扯着脖子辩白:“胡、胡说!我、我、我没叫他舅舅!”

冰冷的江水都快把他的命泡没了,他居然耗时间就这个问题揪扯。

洛麟羽耸耸肩,还未说话,那边的橹船已到跟前,发间簪花、腰挂玉佩和香囊的胖骚包收扇拱手:“敢问这位美人,可愿与在下把酒言欢?”

洛麟羽瞅瞅骚包,瞅瞅水匪:“你们一伙儿的?”

“才不是!”身穿布衣的水匪嫌弃地看了眼身穿绸缎的胖公子,嚷道,“干、干什么?没看到我们在在在打劫么?能不能不要来来打扰?”

“哦,原来几位仁兄是打劫的啊?”胖骚包抱抱拳,“那不好意思啊,打扰了!”

水匪轰苍蝇似的摆手:“赶、赶紧走,我们就当没看到!”

“哦,”胖骚包口中应着,身子却没动,“能不能跟几位仁兄打个商量?”

水匪抖着身体道:“商量啥?”

“在下很喜欢船上这位美人,想与他结百年之好,几位仁兄能不能稍等片刻,待我问问他,是否愿意跟在下走?”

“若他不愿意呢?”

“倘若不愿意,你们再劫他。”

“若他愿意呢?”

“愿意的话……那他就是在下的人了,在下自然不能让你等劫他。”

“那怎么行?他若是你的人,我们就连你一起劫!”

“你们几个蠢贼,他在故意拖延时间好冻死你们,还不快滚?”洛麟羽终于听不下去了,“还有你个恶心吧啦的死猪头,居然敢觊觎我师父!老子揍死你!”

一怒之下,她飞身而起,凌空踹向胖骚包。

胖骚包虽然满身肥肉,却在关键时刻敏捷地往后一仰身,避开袭击:“嘿!本公子走眼了,没想到竟是个会武功的小娃子!”

“哟嗬,居然能躲开,猪头公子有两下子嘛!”洛麟羽身体在空中一旋,“你不应该说走眼,而应该说眼睛被老鹰啄瞎了!”

话未毕,第二脚已经再次踢过去。

胖骚包已有防备,顺着身体之势一个下腰,往后一翻,落入船中。

洛麟羽没有立即跟上,只旋身落下,占据船头。

但却刚刚站稳,对方的扇子便“唰”的一声,打开的同时甩出三枚钢针,直朝洛麟羽的心脏及左右两臂射去。

洛麟羽冷哼,正要原物奉还,身体却陡然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

玄华从后面拦腰抱起他的同时,指间弹出三道劲风。

三枚钢针原路返回,倒退着射向主人。

胖骚包急忙掠起。

三枚钢针落入远处的江水,他的眼中露出一丝肉疼。

“对一个孩子使用毒针,唐门后人都如此狠毒么?”玄华淡淡道,“若唐玖老前辈地下有灵,不知作何感想。”

“定要从棺材板儿里跳出来骂他个不肖子孙!”洛麟羽立即用小手儿指着胖骚包接道。

落回船中的胖骚包愣了愣:“你们怎么知道我是~~”

还没说完,立即闭嘴。

洛麟羽轻嗤。

她自然不认识大名鼎鼎的唐门中人,但师父的话和骚包男的心理活动,已经让她知晓了。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诶,不对,我还没找他们呢!”她嘀咕道,“应该说择日不如撞日~~诶,好像也不对……”

她皱起小眉头,一时想不起该用什么词句形容当下情景,干脆嚷嚷道:“喂,唐三角,把你们唐门最厉害的毒药卖点儿给我!”

“你这小崽子,谁是唐三角?”胖骚包瞪着她,但自知不是那比女子还美之人的对手,更不愿意与他交恶,被他嫌厌,便不予上前,只在原处站着,“本公子叫唐角,不叫唐三角!”

洛麟羽的独自嘀咕本就让玄华失笑,见她又为别人取外号,不由嘴角上翘,将她轻轻一抛,重新抱正:“有为师在,要毒药做什么?容易伤人伤己。”

洛麟羽正要答话,玄华又道:“时间紧迫,不能耽搁。”

“那我们快走!”洛麟羽立即催促,随即扭头,“喂,唐~~”

却见唐骚包正被玄华的微笑迷得七荤八素、不要不要,顿时又气恼又好笑:“你个好色鬼、死变态、猪头男,回去多备点儿只伤人、不要命的药粉药水,我师父他日会上门来取!”

玄华抱着她飘回小舟,洛麟羽还在低骂:“死人妖!若非还有用,老子就挖了你的眼珠子!”

目光一斜,发现其他水匪都跑了,却还有一个只用手掌扒扶船梆、冷得嗖嗖直抖的,不由叹了口气,从怀里摸出一锭银子:“人蠢无药医啊,打劫都打得如此奇葩……看在你们是第一次作恶的份上,拿着回去过年吧!”

嘴唇乌紫、上下牙齿直打磕的水匪,已经无法思考对方为什么知道他是第一次当劫匪,连忙腾出一只手伸臂接银:“多、多谢、小公子!”

洛麟羽看了眼宽阔江面,摇了摇头:“只怕你有命接银没命花,不待游回岸边,就死翘翘了。”

她看向玄华:“有劳师~~”

话未说完,便忽然顿住,看看师父美得不像人的手,再看看湿漉漉的狼狈水匪:“算了,不劳师父了。”

说着,人已如小鹰抓住水匪飞身掠起,直将他送至岸边:“记住,以后再穷,都不能再出来学匪人为非作歹,否则让我知道,绝不饶你。”

“不、不敢,以后再也不敢了!”被扔在干燥枯草上的水匪跪膝作揖下保证,咬着牙努力让自己说话不再打嗑,“小侠救我,便等于救我一家,来日若能相见,必当相报,只是不知小侠贵姓大名?”

“洛麟羽,”洛麟羽一边转身离开一边道,“报恩不必当面,只要安安分分为民,便是对我的报答。”

音落,人已脚尖点地,掠向小舟。

“洛麟羽,洛麟羽……”水匪看着很快模糊不见的小背影,喃喃重复两遍,才收好银子,将湿透的冬衣拧干,再寻些稍微软和的干草塞进衣服里,四望后跑向认准的方向。

之后很久,他才知道,洛是皇族姓氏。

再然后,方晓得赐银并亲自送他上岸的,乃是当今皇后之子,麟羽殿下。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